华体会网页版登录  ·  NEWS

揭秘重庆八一六地下核工程

2022-08-23    来源:华体会网页版登录 作者:华体会Vip官网入口

  2010年4月24日,重庆“816核工程遗址”对外开放。这个位于重庆涪陵大山中的洞体,是世界上最大人工洞体,有20多层楼高,可抵抗100万吨TNT当量氢弹的空中爆炸,被喻为“人工奇迹”。

  在上世纪60年代中,中国实行核工业转移,历时10年在山中挖出洞体,并有71名官兵牺牲;该项目集合全国顶尖科技精英,共耗资7.4亿。后因改革开放,国家战略转移,“816”被停建。

  该工程2002年被解密,遂成为重庆旅游开发项目。有人称,这能使社会记住那段历史和那些英烈。

  为建核工程掏空一座大山,洞内有20多层楼高,18个洞室;目前只开放不足十分之一。

  816主洞口位于一小片的石灰岩地表附近,位置并不显眼。能提醒游览者注意的,是路边一块旅游广告牌,以及墙壁新刷上了新中国成立初期常见的宣传画和标语,“不要战争,要和平”。

  据重庆建峰化工集团公司洞体工程总经理何成福说,整个洞体共有大型洞室18个,道路、支洞、隧道等130多条,总面积1.3万平方米。洞内通风设施完善,四季恒温,维持在25℃左右。

  目前未对外开放的,比如洞体第3层,为核反应堆锅底。进去时须穿过一道类似潜艇水密门的小门。

  记者还参观了未开放的核废料存放处,那是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大厅,高耸、阴暗,犹如哥特式教堂。大厅下面深达数十米处是引来的乌江水,核废料将在此浸泡1年才能进入后处理阶段。

  据介绍,以前洞口附近成分不好的人都要被迁走;爱人成分不好,不能迁来和家人生活。

  如今67岁的舒美看着每天游客进出洞体,她感叹时代的变化。她说,以前洞口附近,成分不好的人都要被迁走,还有军人站岗,一般人进不了。

  舒美是1966年参与兴建816核工厂的一名职工。她说,816当时对外称是“国营建新化工机械厂”,招民工修洞时,对他们的政治成分也有非常严格的考察。

  原816厂土建工程师靳文国说,一进单位,首先就是上很多天的保密课,然后是宣誓、考试。他们每人只能看自己的图纸,在单位领的笔记本都被编上号,下班前必须上交保密科。

  回乡探亲,816厂的职工得先去保密科受教育。“在哪、干什么,不准告诉家属。”探亲回816厂,即便有直达线路,也要经过换车程序,方可回厂。

  郭镇川是原816厂的测量队职工。当初,他每个月往家里寄钱,信封上地址只能写邮箱编号,如“重庆市4513信箱”。郭的哥哥说,“原来你们在大城市啊”,郭镇川心里暗想,其实离重庆远着呢,“当时要走整整两天。”

  郭镇川在1967年与一名教师结婚。据他说,谈对象时组织上也很关心对方情况怎样,需要得到组织上的认可。“若爱人成分不好,便不能调进816厂的家属院和家人同住。”

  据郭介绍,在816厂区,医院、学校、市场一应俱全,与地方基本完全隔绝。同事之间互相不打听在哪个部门工作、干什么,是当年的工作常态。

  舒美曾听说,当时厂里曾有一个大学生因告诉厂外的人,如何转送技术资料,被检举后直接调去烧锅炉。

  重庆涪陵区党史研究室主任冉启蕾告诉记者,在2002年816洞体解密前,厂里一直是维持着这种绝密状态。

  舒美说,她的父母在解密前就已相继去世。此前他们只知道她在保密单位工作,但不知道详情,“也许他们去世时,都不知道我在核工厂工作。”

  据韩明介绍,上世纪50年代末,中苏关系急剧恶化,在中国参与援建的苏联专家被全部撤回,“于是我们的军事工业则变得无秘密可言。”

  韩明说,1964年8月4日,越南战争中,美国炸弹落到了北部湾和海南岛。当时中央认为,工厂集中在大城市和沿海地区不利于备战。于是发起了“三线建设”。

  所谓“三线建设”就是,从重点军工企业、大城市的全国重点高等学校、科研机构等单位抽调人才,去云贵川等西南部山区建设分支机构。

  当时的抽调,是“成建制”的抽调。所谓“成建制”就是单位的各个部门都抽出骨干人员。韩明打比方说,就像一个细胞分裂成另一个一模一样的细胞,“这样可以快速在山区隐蔽处形成分支机构。”

  816厂的母细胞就是在甘肃天水的404厂。这个厂1958年由苏联专家援建,生产了,为中国第一颗做出重大贡献。

  1965年年初,404厂的韩志平——韩明的父亲,踏上了勘测选址的征程。韩明说,开始的1年半,选址勘测组跑了云贵川的很多地方,“很多车都跑废了。”

  从已去世的原816厂总工程师宁志敏的回忆材料上显示,当年选址小组曾提出过三个地点。

  第三个是重庆涪陵的白涛镇,当地有水量充分的乌江,背靠武陵山,山高林密,气候多雾,具有良好的隐蔽性。

  因国家战略调整为经济建设优先,1984年816被叫停;当时已投入7.4亿。

  上世纪70年代中期,中国与美国恢复外交关系。随后,苏联实力逐渐削弱,世界核战争威胁进一步减小。

  一份“816厂建厂史大事记”显示,1981年4月,国务院确定816工程缓建。1981年10月,国务院又作出恢复816厂施工的批示,重启资金为2.25亿元人民币。1982年5月,816厂转为缓建项目,“产品已属长线工程停工,其洞体已完成建筑工程量的85%,安装工程量的60%,总投资达7.4亿元人民币,前后共投入6万人,包括军人和技术职工。

  “816”被解密后成为重庆旅游项目;当时参建者认为这能使人记住那段历史和那些烈士。

  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于2002年决定对816洞体解密,但对工程的文件资料、设备及其他涉密载体依旧保密。

  得知解密消息,时任涪陵区旅游局局长的程仁杰意识到,这是一个难得的旅游资源,“具有唯一性”。

  今年4月24日是816洞体开放的第一天,前来参观的有6000多人。5·1期间每天约2000人,平时非周末的客流量每天约200人。

  记者了解到,目前重庆的“三线建设”学术研究方面尚不充分,仅重庆市党史研究所、三峡研究所有零星研究,大多数具有历史学专业的大学都未公开发表相关论文。

  “建峰集团”的韩明挺认可将类似816洞体这样的遗址作为旅游景点。他说,因为开放后,那些曾经流血流汗的老干部和军人就将被永远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