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体会网页版登录  ·  NEWS

俄乌冲突中地下工事的作用及启示

2022-07-30    来源:华体会网页版登录 作者:华体会Vip官网入口

  导读:俄乌冲突爆发已经三个多月的时间,俄军依靠先进的武器装备和强大的火力占领了马里乌波尔、赫尔松、伊久姆等城市,并在为完全占领顿巴斯地区而展开进一步行动。乌军由于装备落后,只能依赖西方援助的便携式防空导弹、反坦克导弹、地面炮火以及地下工事进行防御和还击,这当中,地下工事对于交战劣势一方的防御作战起到了积极作用。

  位于马里乌波尔市的亚速钢铁厂占地面积11平方公里,于冷战时期进行了大规模的军事化改造,地面有40-50栋建筑,均由钢筋水泥浇筑而成。地下深度至少有25米,共6层空间,还有长达24公里的隧道,数十个出入口,可以抗击核打击。

  亚速钢铁厂内建筑设计极其坚固且错综复杂,有许多可供藏匿火力点的位置。另外,厂区内部空间狭小,不利于大规模部队和重型机械化装备的展开。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后,乌军一直在该地储存粮食与弹药,将亚速钢铁厂预设为马里乌波尔最后的抵抗阵地进行建设。

  俄军在亚速钢铁厂附近投入了包括黑海舰队海军步兵810旅、格鲁乌第22旅、SSO特种部队、车臣特种部队以及顿涅茨克武装(这些部队都参加了进攻马里乌波尔的战斗,进攻亚速钢铁厂时部队应该都不满员)。乌方兵力主要包括乌克兰海军陆战队第36旅残部、“亚速营”残部、乌克兰国土防御部队第12旅残部以及数量不明的雇佣军,共计约3500-4000人(俄乌双方兵力对比大概为4:1)。

  俄军于4月上旬包围了亚速钢铁厂,并使用了非制导炸弹、火箭弹、钻地弹、各种火炮以及匕首超高音速导弹对厂区进行持续打击,同时对据守钢铁厂的乌军进行劝降。

  截至5月上旬,俄军已经摧毁了厂区内的许多地面设施,但仍然没有攻入地下,乌军仍有2000多人固守在钢铁厂内。由于亚速钢铁厂的地下设施可以抗击核打击,常规弹药很难对其进行有效毁伤。俄军采用了一种综合策略,一边打击亚速钢铁厂内的乌军,一边做好围困计划,打算等固守在亚速钢铁厂内的乌军弹尽粮绝后自动投降。5月17日,乌克兰士兵开始投降,乌政府逐步将马里乌波尔的管辖权移交给俄罗斯。

  2014年,俄军和乌东武装在围攻亚速钢铁厂2个多月后“无功而返”,随后,亚速营在钢铁厂储备了足够一年使用的弹药和粮食。俄乌冲突爆发后,乌军以亚速钢铁厂为据点展开了积极的战术防御。

  钢铁厂被围困后,亚速营还出来袭击港口的俄军海军步兵第810旅,将500多名乌军和警察接应回钢铁厂。4月21日,亚速营还出动了装甲车,这说明钢铁厂地道内有大型坑道。从整个马里乌波尔的战局来看,亚速钢铁厂对乌军的战术防御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俄军虽然没有透露围攻亚速钢铁厂的具体人数,但从整个马里乌波尔的军队部署来看,初期应该在15000人以上,在攻击亚速钢铁厂期间,俄军还要负责马里乌波尔市的管理,需要部署大约10000人左右,这些力量暂时无法北上协助顿涅茨克市的俄军完成对顿巴斯地区的包围。

  在几十米深的地下,无法使用电磁类通信设备进行通信,当然也无法导航;钻地弹只能对地下工事进行“有限”打击,无法彻底摧毁。从俄军数次进攻亚速钢铁厂的战果可以看出,即使在战争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地下堡垒的防御力量仍然值得重视。相信在这次俄乌冲突后,各国对地下战争的理论研究和实战演练会增多。

  敖德萨位于乌克兰南部,是乌克兰重要港口城市,承担着乌克兰50%以上的海运贸易运输,有“黑海明珠”之称。敖德萨地下有规模庞大的地下隧道,这些隧道并不是战时临时修建的,而是借助石灰岩的天然地势,经过多年人工开凿而成,隧道走线复杂,纵横交错于城市地下。二战时期,苏联军队利用敖德萨的地下隧道成功驱逐了占领敖德萨的德军。冷战时期,为了防备美国和北约进攻,敖德萨在这些隧道的基础上加固修建了2500公里长的地下工事,用来抵御核打击。

  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由于忌惮敖德萨庞大的地下防御网络,俄军始终没有对敖德萨发动大规模的地面进攻。而是对其进行封锁和远程打击,这也间接导致了“莫斯科”号巡洋舰的沉没。

  俄卫星通讯社4月12日援引一名消息人士的话报道,北约派出了一个秘密监视小组,在敖德萨的郊区建立“秘密基地”,追踪俄方舰船,其设备可在黑海海域测定方圆200公里内任何船只的精确位置。这名消息人士说,该小组的任务是“阻止俄罗斯海军陆战队在敖德萨州登陆,根据俄罗斯军舰位置发布指定目标,以引导乌克兰‘海王星’反舰导弹发射”。

  4月13日,乌克兰敖德萨军政管理局负责人称乌军驻守蛇岛的边防部队使用“海王星”导弹重创了“莫斯科”号。4月15日,“莫斯科”号沉没。

  在马里乌波尔和赫尔松地区取得一定战果后,俄军开始对敖德萨进行远程打击。封锁敖德萨的俄黑海舰队持续发射远程巡航导弹,打击敖德萨的军用和民用目标。2022年4月30日,俄军从克里米亚发射了“棱堡”岸舰导弹轰炸了敖德萨机场。5月9日,俄军使用图-22战略轰炸机向敖德萨发射了3枚匕首高超音速导弹,5座建筑被炸毁,2人受伤并被送往医院。但这些远程打击主要是攻击地面设施,难以伤及敖德萨的地下隧道网络。

  在这次俄乌冲突中,俄军尚未正面强攻敖德萨,其地下防御工程看似还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但是其造成的间接影响值得重视。

  由于俄军只能对敖德萨进行海上封锁,所以黑海舰队必须长时间在港口附近巡逻,其位置和行动路径容易被北约和乌克兰掌握。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战争风险,同时也间接导致了黑海舰队旗舰“莫斯科”号的沉没。

  除此以外,敖德萨还储存了大量来自北约的武器弹药,这些武器将作为乌军制衡俄黑海舰队的重要后勤保障。未来,乌克兰可以以敖德萨为基础,抵抗俄军在乌南部沿海的攻击。

  本次俄乌冲突中,俄军采用了美军在伊拉克战争初期采用的远程打击战术,通过远程武器(包括空天军和巡航导弹)打击了乌克兰许多纵深目标,但这在消耗乌军力量的同时也在消耗俄军的力量。乌军可以从西方得到源源不断的补充,但俄军不可以。

  在敖德萨,俄军同样采用了远程打击的策略,但俄军短期内并没有进攻敖德萨的计划,这种低烈度的打击对敖德萨的毁伤有限。如果俄军将这些远程力量集中在乌东地区的伊久姆、斯拉维扬斯克、北顿涅茨克等地,则可以集中力量切断乌东与乌克兰内陆的联系。敖德萨及其地下核工程的存在,为消耗俄军力量,迟滞战争进程起到了积极作用。

  除了上述知名的地下核工程外,乌军还在顿巴斯地区构筑有大量地下工事,包括地道和坑道。2014年以后,乌军就在顿巴斯地区不停地修建防御工事,这些工事从北面的北顿涅茨克一直延伸到马里乌波尔长度达到280公里,纵深上东起戈尔洛夫卡西至第聂伯罗达250公里。乌军的大部分物资和弹药都隐藏在地下工事当中。

  4月底,一位俄罗斯媒体的记者赶赴前线,探访了一个被俄军拿下的乌军工事。整座工事的主体部分都埋在地下,而且所有主体建筑都由超过40公分厚的高强度钢筋混泥土浇筑而成。而且这座工事只有一个入口,入口由成排的粗木支撑,还有两道巨大的厚重钢板门防守。其上的观察射击孔基本都是由高强度钢筋混凝土构成,射界非常广阔,可以延伸到远方的整条公路。

  目前,俄乌双方在顿巴斯地区展开了激烈的争夺,这场战役被西方情报机构评估为“21世纪以来最大规模的地面战争”,也是二战之后最残酷的坦克大会战、地下堡垒攻坚战。可见,乌军在顿巴斯地区的地下工事十分密集。相信随着冲突的演进,乌军还会修建和加固更多的地下工事来抵消武器装备的不足。

  乌军在顿巴斯修筑的防御工事都是战术级的,无法与亚速钢铁厂和敖德萨的核工程相媲美。俄军使用“伊斯坎德尔”、“郁金香”、“Kh-59MKM钻地弹”等武器还是可以打开缺口的,但要付出较大代价。

  图注:顿巴斯态势(俄军已经占领南部的顿涅茨克市和北部的伊久姆、库皮扬斯克,目前正在围攻北顿涅茨克和利西昌斯克。俄乌两军主力都集中在顿涅茨克州北部,俄军由于后勤补给的问题,后续可能会沿着铁路线进攻)

  除了正面平推强攻外,俄军已经攻占了伊久姆,并且有进攻斯拉维扬斯克和克拉马托尔斯克的打算,攻占了这两座城市,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切断乌军在顿涅茨克北部的后勤补给,并进一步完成对乌东地区的包围。到时,再慢慢敲打这些防御工事会容易些。但不幸的是,驻扎在伊久姆地区的俄军在南渡北顿涅茨克河时受阻,无法完成这一计划。目前,俄军开始缩小包围圈,进攻北顿涅茨克市和利西昌斯克市,预计整个六月份俄军的军事行动都会围绕这一地区展开。

  从目前的战况来看,乌军的防御工事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迟滞俄军进攻的目的,但乌军依然处于劣势。毕竟防御工事只是用来防御的,乌军无法依仗这些地下堡垒展开大规模进攻。乌军对地下工程的过度依赖可能会使乌军陷入“只守不攻”的窘境。未来,乌军需要灵活运用这些工事,实现攻防兼备。

  对于俄军来说,硬敲乌军的地下堡垒显然不是最好的选择,所以俄军抢占先机攻占了伊久姆,并试图以伊久姆为前出据点,向斯拉维扬斯克进军,试图切断乌克兰和顿巴斯的联系(这一计划最终失败)。这类似于二战时期德军面对“马奇诺防线”时采取的战术。对于乌军来讲,如果顿巴斯地区的斯拉维扬斯克和克拉马托尔斯克等西部城市失守,那么他们在顿涅茨克州北部地区经营多年的地下防御工程可能就起不到应有的作用。

  在这次俄乌冲突中,乌军依靠坚固的地下工事积极抵御俄军的进攻,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迟滞俄军的作用,为后续的僵持和反攻争取了时间。了解乌军的防御部署,也可以更好地理解俄军的进军路线和策略。对于我军来讲,则应该注重大型钻地炸弹和钻地弹道导弹的研发,用来打击潜在敌人深埋在地下和山体中的坚固地下工事。(北京蓝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研究员 张世展)